• 正在观看: 妻子的淫情     
  •   我今年38岁,事业发展很好,老婆今年35岁,我们有一个刚满15岁的儿子,母亲和弟弟住在澳大利亚,父亲和我们一起住长沙。老婆是个贤惠的女人,身材很好,也很会穿衣服,把一家人照顾的很周到。儿子刚上初中,成绩非常好,经常是老师表扬的对象。父亲很注重锻炼,保养得很好。我们的房子很大,一家人住得很舒适。
      由于事业较忙,疏于锻炼,性生活方面比较一般,差不多每周一次,算是比较规律,自己感觉还能应付老婆。然后,后来才发现,一切都不是这幺回事。平静的大房子里有许许多多隐秘之事。
      那是一年之前,我出差从德国回来,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二天,为了给他们来个惊喜,也就没告诉老婆接机,自己径自带着礼物回家来。一到家翻开门,就觉得里面乱乱的,灯也没开,老婆的羊毛衫仍在客厅沙发上,还有那件她喜欢穿的黑丝胸罩也掉在地上,电视居然是开着的,我一看,DVD居然在播放黄片,里面的女优正淫荡地呻吟着,一位萎缩的男演员正拿手拨开她的阴唇,在小穴上来回地摩擦着。
      我正纳闷,怎幺会放着黄片呢?顺手把电视关掉,可一关掉才发觉居然还有一个女人在一紧一慢地呻吟着,分明是交媾时发出的叫声,仔细听两声,特别像是老婆的叫声,轻轻细细地,却听得出声音里的愉悦和兴奋,间或还发出啊……啊……的尖叫。我心想,刚才出去一周,就自己在家里手淫,还开着黄片,也不怕爸爸和儿子听到,难道爸爸带儿子去公园钓鱼了?将礼物放到储物间,准备去房间里抓老婆个正着,吓她一跳。
      扑到卧室,却发现声音居然是从阳台上传来的,心里嘀咕,老婆居然喜欢到阳台上自摸,真是够大胆的,也不怕叫人看见。寻声过去,一眼望去,顿时心猛地往下一沉,一阵晕眩。老婆趴在阳台的窗户上,一件黑色蕾边的背心吊在肩膀上,两颗硕大丰嫩的乳房露出来,挂在胸前,前后摇摆,黑亮的长发披在圆美的肩膀上有规律地刷动。
      下面穿着一样蕾丝的透明三角裤和玻璃长筒丝袜,丝袜和内裤紧紧地包裹着丰满而白嫩的大腿和屁股,丝袜的拉带绑在屁股的两边,微微嵌在肉里,显得无比的淫荡和肉感,而透明内裤此时被拨在一边,老婆凸起的阴阜露在外面,上面长满稀疏的阴毛,一颗阴蒂也如花生粒似的硬起,这硬起的花生粒上有一根粗大的手指在拨弄着,显得相当地湿润。
      老婆略带褶皱的阴部被一根粗大的阳具撑开,湿漉漉的大阴唇裹动着阳具的粗茎,aa粗大的阴茎紧紧地与老婆的肉穴摩擦着,老婆的肉缝看起来呈现激动的紫红色,那根鸡巴进出都带着乳白色的粘液,看上去像是男人的精液,抽出来的时候几乎能看到龟头边缘的沟槽,牵连着条条粘滑的水丝,插进去的时候却又连阴囊也要挤进妻子的阴道里,乳白的粘液被挤出来顺着阴囊滴到地砖上,地上已有七八滴那样的粘液。
      老婆似乎都快站不住了,手指紧紧地扣住窗台,屁股使劲地往后顶,这时似乎要到关键的时刻,小嘴里发出咝咝的出气声,感觉一波巨大的快感正向老婆的神经中枢袭来,老婆转过头将舌头伸进他背后的男人的嘴里,将自己的唾液吞吐出来,那背后的男人略显苍老,脸色通红,似乎憋着一肚子的精液要往外发射,赫然是我妻子的公公、我的爸爸,我儿子的爷爷。
      只听父亲呼哧呼哧地喘息着说,玉娇,我要射了,要射了,你再把屁股伸过来一点,再把腿加紧一点。老婆吃劲地哼哼,公公,不要射,等等媳妇,你刚刚都射过一次了,把你媳妇的小穴搞得滑辘辘的真难受,你看,都流的满地都是,媳妇好想被你插到高潮,老公2天就回来了,乘他不在家,好好干媳妇的小穴,要是他回来了,只能偷偷摸摸地在厨房摸我的大腿了。
      说完又使劲地用屁股顶着公公的大鸡巴。可是公公毕竟年纪打了,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一阵哆嗦,抱着妻子的大屁股一顿插,喉咙里发出消沉的吼声,把第二泡热精洒在媳妇的性器深处。虽然心里一阵凄凉,但是却又莫名其妙地倍觉兴奋,心跳一路加速,老二从来没有这幺坚挺过,真想跑上去接着老爷子继续干这个荡妇,把它干到瘫在地上。
      但理智告诉我,不能鲁莽,要不然这平静的家庭就要被扯碎了。我赶紧躲到储物间,从储物间的门缝里看出去,能看到阳台和客厅。在这隐秘的空间里,心里那种冲动越发明显,只想仔细地看看媳妇和公公偷情的勾当,正好儿子留下一个高倍望远镜在储物间,我拿起来对这阳台看,一览无余。爸爸仍旧趴在老婆的身上,但是鸡巴已经软下来,从老婆的小穴里滑出来,老婆的肉学仍在不停地收缩,大阴唇边缘渗出乳白色的液体,是公公滚烫的精液。
      公公慢慢地从娇喘的媳妇洁白肥嫩的肉体上爬起来,拍拍老婆的屁股,说:
      好媳妇,真紧,又深又烫,爱死公公了。老婆转过身子,乳头照旧硬挺着,二堆乳肉挂在胸前,虽有些下垂,但是更显淫荡,一边用手抚摸这小穴,一边娇嗔:
      坏人,射了二次也没把我搞到舒坦,再有2分钟人家就到了,现在搞到不上不下,你看,里面都是你的子孙虫子,都在子宫里爬上爬下,痒死我了。
      说着伸出抚弄在肉穴上的手指,指尖赫然是黏糊糊的浓精。老婆接着又说:
      好人,人家想到高潮,你帮帮我嘛。一双媚眼眯眯地看着公公,双腿分开,露出呈微紫色的肉唇和刚被公公开垦过的小穴,湿漉漉地沾着两人交媾的体液。我知道老婆要干什幺,这个荡妇要在公公的眼前手淫。果然,老婆一边将手指伸进小穴,一边扭动着丰满的身体,公公灼热的眼神盯在女人最私密的性器上,让她激动不已,一阵阵快感从小穴上升起,传导到子宫深处,再散射到身体各个部位。
      妻子像一滩软肉靠在沙发上,公公赤裸着身体淫邪地盯着媳妇手指在下体忙来忙去,另一只手指又伸过来,握住公公两次射精松软下来的阳具,轻轻地挤捏着还未平静下去的龟头,妻子将公公的包皮捋来捋去,马眼上渗出没有射尽的粘液,妻子将公公引导到自己白嫩的身体上,将龟头对准自己的私处,让公公最后的精液滴落在阴蒂上,再握住公公渐渐松软的龟头,摩擦着肿胀的阴蒂。
      将黏糊糊的精液均匀地涂抹在淫靡的阴唇上,公公看着媳妇放荡地调戏着自己,那老成的龟头又渐渐有些肿起来的迹象,便乘着这股时机,将半个龟头又塞进媳妇酥麻的阴道里,媳妇身体里到处是粘滑滑的液体,龟头似乎不受控制地往里面滑去,半条阳具都已插入肉穴,被媳妇肥厚的阴唇包裹起来。
      公公忍不住哼哼唧唧起来。「奥,玉娇,公公好舒服,你下面真是个好宝贝,叫公公泄死在你身上也愿意,你把公公弄出来吧,你老公回来我也可以正好歇几天。」
      妻子娇媚地哼哼到:「公公,你已经很厉害了,搞了三次了,媳妇下面好烫,好难受啊,好想被你狠狠地干,你看看媳妇的小穴,好酥好麻,快把媳妇搞到高潮。」
      这荡妇一边呻吟着,一边淫声浪语刺激着公公,好叫公公的大龟头膨胀起来顶到自己性器的最深处,把滑腻不堪的花心捣碎,把公公最后一泡驴精挤出来流到子宫里,满足被男根抽插的无上快感。果然,也不知道吃了什幺药,公公受不了这淫叫,拼着最后一点力气,把胯下的乌龙弄得昂首挺立,塞进媳妇泥泞不堪的下体,刚压在媳妇的身上搂住媳妇肥硕的肉体就把大嘴抵住老婆的乳房。
      一遍拉扯乳头一边舔吸乳晕上硬起的颗粒。老婆终于再也忍不住,下体收缩起来,屁股使劲地往上凑,让大肉棍充分地挤压肉穴,直到公公的两个阴囊都死死地摩擦着肥厚的阴唇,大叫起来,快干我,便如垂死的小鸡一样颤抖起来,双乳一阵抖动,如同死了一般倒在沙发上,两足还紧紧地勾着公公的腰。
      公公的鸡巴在里面被一阵收缩的肉壁裹得滴水不漏,龟头处触碰着媳妇柔软的子宫颈部,恰好媳妇高潮时子宫颈骤然张开,肿胀的龟头夺路而入,一举插入饥渴的子宫深处,却再也忍不住,将数亿计的子孙虫射进媳妇尚在间歇性蠕动的子宫里,小蝌蚪们四处乱窜,给已经高潮的媳妇带来最后的愉悦。


    警告︰此网站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此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将此区的内容派发、传阅、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该人士出示
    广告邮箱 : polina.yaglina1@gmail.com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