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观看: 我的故事二     
  •   (第二章)父亲的信用卡帐单
      每个人的家总有一个人专司洗衣服,我家的衣服是父亲在洗的,但自从上次在小弟房间睡着后,我只好自己洗小雨点睡衣,因为那件睡衣已经很脆弱了,要非常小心的洗,否则很容易洗坏……
      其实我只有在帮小弟改英文作业时会穿那件睡衣,而且通常不戴胸罩,因为他房间很热,如果戴胸罩或穿其它睡衣,可能会起红疹……我这幺想……虽然避开了红疹,但在帮小弟改作业时,只要不小心中途休息,隔天两只可怜的乳房总是变得很红肿……不过跟红疹比起来,我想红肿还是好一点的。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只好继续穿小雨点睡衣去改英文……小弟的房间有一台他个人用的电脑,他有时会在那边整理他在摄影社拍的东西,在不经意的状况下,我发现小弟拍摄的重点全都集中在女生的胸部,我想小弟会不会是缺乏母爱,母亲从他很小时就热衷宗教,虽然她没有工作,但常常到处忙些公益活动。
      小弟的特殊癖好好像不只如此,有一次我去帮他修英文时,他在桌上放了两本奇怪的书,我偷瞄了一下封面,好像是叫《巨乳紧缚》之类的色情刊物。趁他去打电话时,我很不好意思地翻了其中一本的一两页,内容好像是一些女孩子胸部被绑着的照片……事实上,我发现我的胸部比那两本书里面所有女生的胸部都大,但是像我这幺秀气的老师,是不可以说自己的胸部是巨乳的……下一次,小弟在我快改完作业的时候去上厕所,我看到他翻开的电脑萤幕,画面停留在一个叫「极机密」的档案夹,那档案夹里面都是一些图片和影像档。
      我开了一个影像档,看到一间很熟悉的房间,一个腿很修长、但胸部却明显很大的女生好像是趴着睡着了。首先,那女生的两只大乳房被粗暴地拉出裂开的睡衣!然后那对垂吊着的巨乳就被旁边伸出的一双手激烈地赏巴掌!
      我看了之后头昏目眩,下身有一股酥麻的感觉……我正觉得很羞涩,没想到小弟已经很轻声的回到房间!他在我后面咳嗽了一声,我才慌乱地关掉那个档案!
      我担忧小弟看到我偷开他的档案会生气……还好他只是很体贴的说我的脸很红,要我趴着休息一下……我松了一口气听话的趴下,过了一阵子,小弟才把我叫醒,让我红着眼,挺着两只被处罚得很肿痛的乳房回房间……在那之后,每当我改小弟的英文作业时,他的电脑萤幕总是停留在那个「极机密」的档案夹。在工作快结束时,小弟总会去上个厕所,然后,不管我有没有看他的档案,他回来时都会要我趴睡一下。后来,即便我穿其它的衣服去小弟房间,在我离开时,两只白皙的乳房总是变得很红肿……随着我教小弟英文次数的增加,那「极机密」档案夹里的档案也持续增加……
      影片中那女生白皙的大乳房不但被用力赏巴掌和揉捏,而且还常被用绳子捆绑起来……两只乳头不是被细绳子绑住,就是被夹子夹着!夹乳头的夹子常挂着重物,当乳房被打时,乳头就被重物拉扯得到处乱甩!
      至于影片的过程,我想我不用看都知道……闭上眼睛,我可以完整的感受到乳房被揉捏得变形,或被用力赏巴掌,还有被用长尺打得左摇右晃的感觉……虽然影片中看不出来那女生在抖动,但我知道那种身体抖个不停的感觉,而且只有在抖到高潮后,影片才会结束。奇怪的是,影片的拍摄者好像只对胸部有兴趣,对那女生的其它部位总是没碰触?
      因为乳房和乳头常常红肿,而且又经常出现绳痕,所以我花了很多工夫去保养胸部,但越保养,胸部就越大!到我大一结束,小弟考大学时,我的两只乳房已经长成令我很不自在的吊钟型!乳头虽然仍是粉红色的,但因为常被夹拉的关系而变得更挺立……
      最令我不安的,是胸部不但变更大,而且还变得很敏感!乳头被碰触后也变得很容易肿立……不仅如此,可能是常常因为乳房被刺激而到高潮的关系……我的身体变成只要稍微摇动两只裸露出来的乳房,下体就会不自觉的涌出一股甜美的感觉……
      我常常躲在房间里,对着镜子拨弄我长长的秀发……每次看到两只被裸露出来的吊钟型乳房随着我拨弄头发的动作一直摇晃,我心里就觉得好羞耻……尽管如此,两只手却还是没办法停下来……
      因为校风比较保守,我在学校通常穿得比较多,只有在父母亲都很疼我的家里,才能够不穿胸罩让胸部轻松一下。当我不戴胸罩时,即使隔个衣服,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两只乳房颤魁魁的抖动……最麻烦的是改完小弟英文的隔天,因为只能穿很宽松的超低胸上衣,而且又不能穿胸罩,两只白皙的乳房不但大部份要露出来,而且稍微一弯腰或低头两只发肿的乳头就会毫无遮掩的穿帮……!
      我常常看着镜中清秀的自己,只要想起小弟影片中那个常常高潮的女生时,就会觉得自己的清纯,好像有点虚假……还好每次改完小弟英文的隔天,父亲都会叫我帮他做很多琐事……我常常在弯腰帮父亲整理他丢在地上的杂物,或低头帮他做脚底按摩时,才又觉得自己还是个乖巧情纯的小女生……************
      联考考完,小弟本来也想在附近的大学念书的,但在父亲的坚持下,小弟不得不到北部去念大学。开学前几天,父亲载着我们全家送小弟到他的新宿舍,顺便在北部玩了几天才回家,回程的时候,母亲因为累了,父亲让她到后座侧躺着休息,我被父亲叫去坐在前座陪他聊天,免得他开高速公路无聊打瞌睡。
      中午扎眼的阳光和高速公路的无聊景色很快地让我也沉沉欲睡,父亲看我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就叫我把他刚买的饼干拿出来给他吃。刚开始时我还喂了他几口,后来父亲说这样吃不方便,就叫我把饼干放在腿上,他说他会自己拿。
      我两只手拿着饼干包摆在短裙上,继续跟父亲慢慢地闲聊。但是睡意渐渐的又出现,父亲叫我稍微休息一下,他说如果他真的累了,就会开进休息站休息。
      父亲要我把靠背稍微往后调,我闭上眼睛,很快的,那种车上睡觉的昏昏沉沉感觉就把我包围,只有偶而会听到父亲小声嚼饼干的声音。过了一阵子,恍惚间我好像感觉有东西擦过我的左胸,这样子的感觉模模糊糊的出现了几次后,我张开惺忪的眼睛,看到父亲有点紧张地望着我,好像是因为吃饼干吵到我而不安的样子,我实在有点困,没什幺反应就又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虽然昏昏沉沉的,但我没能够睡得很沉,因为有时胸部会有被擦过的感觉,而且父亲拿饼干时,有时会不小心碰到我的短裙,就会稍微影响我的睡眠……过了好一阵子,我在恍惚间听到塑胶袋摺起来的声音,应该是父亲是吃完了饼干,正在把塑胶袋塞进我腿边的一个临时垃圾袋。然后,我觉得大腿感觉有点凉凉的,我张开惺忪的眼睛,看到短裙的左边有点翻起来。
      父亲不安地看了我一眼,好像对垃圾袋的声音吵到我感到抱歉,我想到父亲这幺辛苦开车,还要担忧我的睡眠,不禁觉得很感动,就对父亲笑了一下。父亲看我笑了,好像松了一口气,他叫我再拿一包饼干放在腿上,我一放好,就又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整个回程中,我虽然很困,却没办法睡得很沉,因为有时胸部会有被擦过的感觉,有时大腿会有被触摸的感觉。快到家时我才醒来,父亲问我睡得好不好,我回答说很好,(谁叫我是最体贴的乖女儿呢!)父亲听了后,好像松了一口气,他高兴地用手掌拍拍我的大腿,这时我才注意到,不知道什幺时候,我两条白皙的大腿已经有一半露在翻开的短裙外了!
      从北部回来后不久,我又恢复了开学的正常生活,母亲也还是忙着她的公益活动,只有父亲改变生活作息,变成每天一下班就回家。
      开学后不久,我发现每次洗完衣服,我的内裤就变得更旧了一些,怎幺说呢,内裤好像有那种旧了磨损的感觉?
      「我的衣服好像被洗旧了呢!?」我去问父亲。
      「最近洗衣机的转速有问题,我最近比较忙,改天会找人来修。」原来是这样。不过过了两天,我发现有一件不常穿的粉红色细肩带上衣也缩水了,虽然没有变得更紧身,但感觉好像突然短了一截?我拿着那件衣服又去问父亲。
      「这件衣服本来就不大,这样看也还好。你现在去穿起来,我看是不是真的变小了。」父亲说。
      我回房间换上那件细肩带,不知是我胸部又变大,还是那件衣服变短太多,我粉嫩的乳头竟然从上衣的下缘露了出来!我赶紧把衣服的前面往下拉,把乳头遮好,但是乳房的下缘还是遮不住,露出了两团白皙的乳肉……「这件衣服好像不能穿了?」我还在想着,父亲已经在门外叫我。我稍微遮着衣服前面,赶紧走出门。父亲一边盯着我的衣服,一边不知为什幺吞着口水……?
      「你看,变太短,不能穿了~~」我放开手,有点害羞的抱怨说。
      父亲走向我,手伸过来拉起衣服中间的下缘,摸起衣服布料……因为父亲摸的地方不会碰到我的胸部,我原本紧张的心情也稍微放松了一些……「没办法,这布料会缩水,不过不用丢,当平常在家穿的衣服好了。」真讨厌!这样我不就少了一件外出的衣服了!
      「这样可以吗?」父亲一边稍微把手再抬高一些,一边问。
      「嗯,可以呀~~」我回答,看来只能当家居服穿了。
      父亲继续很仔细的看着我的上衣,不知道为什幺,我感觉两只乳房凉凉的,好像有被空气包围的感觉?我不自觉的用手稍微拨了一下头发……父亲突然露出奇怪的微笑?一边还吞了好几口口水?
      好不容易让父亲看完,他小心的帮我把衣服拉好,然后叫我天气热时在房间里要常穿这件衣服,我乖巧地说好后,父亲才露出满意的表情离开我的房间……隔天晚上,我洗完澡要换上内裤时,发现几乎所有的内裤在阴部的地方好像突然被洗衣机洗到破了三四个小洞。我找到一件只破一个洞的内裤,用手指凸凸那个小洞,没想到那内裤已经磨损得太厉害,不小心我的手指就整只穿过去,天哪!小洞变成了大洞。
      「这还能穿吗?」我边想着边穿上那件内裤,发现因为太薄了,很多阴毛直接穿透内裤露在外面!我在镜子前坐下来张开双腿,看到整个小穴的形状清晰的从内裤中透出来。最令人害羞的是,阴唇的一部份就从那洞中凸出来,即使我站直着,那片凸出的阴唇还是很明显……
      我正在想着这件内裤不知道还要不要留着,父亲的声音就从房门外传进来:
      「睡了吗?我有急事要跟你说。」这时候只有父亲会醒着,母亲总是很早就去睡了。
      「还没睡。等一下喔!」
      我不知道要不要换掉被我弄破的内裤,因为父亲的语气好像不是很高兴,我不敢拖拖拉拉,只好不换内裤,直接套上一条最近常穿的连身短裙睡衣,就赶紧开门让父亲进来。
      「你的信用卡帐单几天前寄来了。」
      对了,我的信用卡是父亲的附卡。
      「上个月你光在百货公司就刷了三万块,是买了些什幺东西?」父亲边走进来边说,语气好像有点不悦。
      「只是几件衣服而已嘛!」
      父亲四处张望了一下,我的房间很小,单人矮沙发和床贴得很近,父亲叫我到矮沙发对面的的床沿坐下。我坐下后,父亲才走过来,他小心的把左腿放在我两腿间,右腿放在我左大腿外,然后在矮沙发上坐下。其实蛮难坐的,因为我的腿不但要跟父亲的腿交错着放,而且因为空间小,我的腿又比较长,大腿的方向变成有点向上的角度……父亲一坐好,不知为什幺,他好像气就消了一些……「好像不止几件衣服,你看帐单。」
      我把帐单拿来看,说实在的,我对自己买了什幺也没概念。
      「嗯,我是买了一件上衣,两件裙子,一双鞋子。」我打算含混过去。
      「这个Gucci是什幺呢?」
      父亲上身向前倾,他的左大腿突然顶到我的右大腿内侧,毛毛查查的好痒,我稍微放松,大腿就被顶开了一些……~
      「那是个包包,我想要很久了嘛!」我爹爹的说。
      「那个六千块的Shu什幺Uemura的又是什幺?」父亲好像还是有点不耐,他的右手往下放,手掌背刚好抵住了我左边大腿的内侧,他毛毛的左大腿又抵到我白嫩的右边大腿内侧上……「那是每个月都要用的保养品嘛!呵呵~~」
      我不敢跟父亲说,一大部份的钱是用在保养胸部上,所以心虚地笑了起来。
      我一笑,身体一放松,右边的大腿就被顶更开!不知为什幺,双腿已经张得比我上厕所的姿势还开了,但父亲的腿和手却还是紧压着我两条白皙大腿的内侧。
      他一定不知道像我这幺秀气的老师,腿张那幺开,是会羞耻的……「那这个是什幺东西?」父亲放开原本压着我大腿的手,边指着信用卡帐单边问我,问完他的手又放回去,但变成用手掌心压住我的大腿……细嫩的大腿肉不小心被父亲平日辛苦工作的粗糙手掌摸揉,害我身体不由自主的有点发热了起来……
      「那是人家网购的耳环嘛!真讨厌,都还没收到~~」我才用爹爹的声音笑着说完话,两条已经完全放松的大腿就被往两边一直顶开!因为双腿实在张太开了,短裙就不好意思地缩到大腿跟上面,我不敢往下看,但感觉好像是穿帮了……!
      我想起刚刚在镜中看到的那明显露出的阴部形状,穿出内裤的杂乱阴毛,和凸出小洞的那片粉嫩阴唇,心理就觉得很羞耻!但是因为父亲好像还在生气,所以我不敢乱动……还好严肃的父亲应该不会注意到我的穿帮吧……?
      我边看着信用卡帐单,边稍微扭动没戴胸罩的上身,用很爹的声音说:「就这几样而已,人家没有乱买嘛~~」
      「这样可以吗?」我爹爹的放下信用卡帐单。不知为什幺,父亲眼睛低低的往下盯,他的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我就知道我爹爹的声音是无敌的!
      父亲用左手调整了一下眼镜,然后又再低着头往下看,他闭着嘴没说话,好像还再想是不是要原谅他最百依百顺的乖女儿……过了一阵子,父亲好像想好了,才抬起头,嘴角带着笑容说:「好吧,你把你买的东西拿给我看,我看你有没有乱花钱。」
      「嗯~~好啊!」我松了一口气,很高兴的身体往前要站起身,结果父亲按着我大腿的手也很自然的就跟着整个插进我大腿最里面!可能因为我站起来的动作有点急,所以父亲插进我大腿跟的力道也跟得有点用力……敏感的大腿根内侧突然被用力摸揉,害我两条腿不自觉地抖了好几下,差点就要腿软~还好父亲敢紧伸出另一只手扶住我的腰,否则可能我就会跌倒……我稍微站稳后,父亲就放开扶在我腰间的手,我羞涩地抖着一直又要发软的两条腿,好不容易慢慢的站直之后,父亲才把扶在我大腿跟的手收回去……我稍微松了一口气,先拿来最贵的皮包给父亲看,接下来再给他看高跟鞋。
      父亲叫我穿上,其实我还不是很习惯高跟鞋,我穿着那双鞋在房间小心的走了一圈,边走边扭,害我胸部抖动个不停。不过父亲好像对高跟鞋还蛮满意的,又叫我多走了几圈,他说我应该多练习才会习惯。
      然后我给父亲看我买的衣服。其实那是一件类似小可爱的无肩带上衣,和两件迷你裙,其中一件是窄裙,另一件是A字裙。
      「我这样看不出来,你穿起来给我看看。」
      说得也是,父亲怎幺可能知道这种女孩子的衣服?我赶紧请父亲侧过头去,让我换衣服。
      我侧对着父亲,先把连身短裙的领口向上拉,套到头顶上,然后再抓着裙子往上脱,当我的两只乳房弹甩下来接触到空气时,我好像听到父亲深呼了一口气的声音,父亲会不会是有点困了?
      可能是因为一阵子没帮小弟上英文的关系,两只已经很久都没被触碰的乳房才刚裸露出来,就已经变得很敏感……我勉强控制住发热的身体,才把睡衣从头上脱下,然后拿起无肩带上衣。
      无肩带上衣其实布料不多,只是比胸罩大一些的类似小可爱的一圈布,我本来是打算去舞会时搭一件背心,再配着那件A字裙穿的。因为要穿挺一点比较好看,才可能被父亲留下来,所以我只好不戴胸罩……我把那件无肩带上衣放低,双脚踏入后再往上拉,因为衣服蛮小的,我臀部又比较大,我挣扎了好一阵子,才把无肩带的衣服拉到腰间。挣扎时,两只发胀的乳房剧烈地东摇西跳,甩动得比我之前试穿那件衣服时还夸张很多!还好父亲没看到,否则可能会误以为他清纯的乖女儿是个骚货……好不容易把无肩带上衣套到腰间,我喘了一口气后,才把迷你裙中比较长的窄裙拿起来穿上。这件窄裙其实比较正式,是我打算在实习时穿的,我穿上窄裙,把紧绷的臀部附近的裙布拉扯一下,看着自己那双修长无瑕的小腿,和露出三分之二的标志白皙大腿,不禁觉得,最秀气的女老师,舍我其谁!
      穿好裙子后,我才注意到两只发胀的乳房已经不小心露在外面很久了,我赶紧把无肩带上衣从腰部往上拉,先把左乳房塞进衣服,再仔细地把右乳房塞进衣服,因为是要给平常严肃的父亲看的,可能要表现得保守一点才好。我把无肩带穿在比较高的位置,只稍微露出一点点乳沟,结果因为胸部太大占了太多布料,腹部反而整个露了出来。
      我回过头去时,父亲好像刚好转过头来了。他看了却不甚满意,他说他这年纪不喜欢露肚装,我听了只好把无肩带往下拉。无肩带上衣确实很小,我勉强盖住肚脐眼时,两只白皙的乳房已经露了四分之三。我稍有动作,那两只雪白的巨乳就厉害地晃动,好像快跳出衣服!尽管如此,无肩带上衣还差三、四公分才能接触到窄裙……
      当我正苦恼时,父亲说:「你过来,我帮你把裙子往上提。」还是父亲聪明,我边扭着走向父亲,边注意不让胸部跑出来。扭到父亲身边后,他把我的裙头往上提,刚好接触到了无肩带上衣的下缘,不过这样一来,裙子的下缘已经拉到臀线附近。
      「这样好多了,我帮你量一下内裤会不会穿帮。」我还在想父亲要怎幺量时,父亲已经把右手伸向我的裙子,他的拇指和食指拉着裙脚,中指伸进裙内由下往上按,不小心就直接按在那磨破的洞口上,嗯~事实上是按在我露出的阴唇上……
      父亲的中指一接触到我的阴唇,不知道怎幺搞的,我的阴唇好像被揉按了一下,那最敏感的地方被意外揉摸,顿时令我有点脚软,我立刻跌坐在地!
      我失神的坐在地上,恍惚间感觉无肩带上衣好像已经掉到两只乳头上缘……我还没来得及反应,父亲已经很关心地问:「你还好吗?」「还好……」我用手支起身体,颤抖着胸部说。
      「你穿着高跟鞋不好站,让我来扶你起来。」父亲低着头看我,然后很体贴的说。
      不知道为什幺,父亲闻了一下自己的中指后,才站到我后面蹲下。他两只手穿过我的腋下,往前压住我胸部的下面,那件只卡在乳头上的衣服顿时往下缩,然后我那两只吊钟型的乳房就从衣服中翻弹出来!我还没回过神来,父亲的两只手臂已经贴在我露出来的乳房下面,把我慢慢扶起来……我看着自己两只雪白的大乳房挂在父亲黝黑的手臂上抖动,突然觉得像我这幺秀气的老师,却让两只发胀的白皙乳房裸露出来碰父亲的手,好羞耻……之前胸部被小弟翻出睡衣时的酥麻感觉,又从我下体涌出来……「这样可以吗?」好不容易站稳,父亲就问我。
      「嗯……好多了……」我头脑有点昏昏沉沉的回答……我把裙子拍一拍,两只发热的大乳房也不由自主的在空气中甩动起来……我把鞋子调正一下,然后站起来走了几步,确定鞋跟没断后,才敢紧把不小心露在外面很久的左乳塞进上衣,接着再仔细地把右乳塞进上衣。当我秀气的进行着这些动作时,父亲却一直吞口水,好像有点口渴……?
      我一把衣服穿好,父亲立刻就说:「这件上衣我不确定,不过短裙没问题,你去换下一件短裙给我看。」
      听到第一件短裙已经过关了,我觉得很开心。立刻去拿A字裙来换。我背对着父亲脱掉了窄裙,忽然发现因为跌倒的关系,内裤上的小洞裂得更开了。事实上,小开口已经露出了一边的阴唇的三分之二的唇肉!
      我羞涩地拨弄一下露出的唇肉,好像湿湿的……我突然想到像我这幺清秀的老师,是不可以这样拨弄阴唇的……我一羞耻,下体就又涌起一阵酸麻的感觉,恍惚间,就忘了去想是否要换内裤的事……
      我穿上那件超低腰超短A字裙,把裙摆的地方切齐我的臀线,看了一下露出的两条雪白大腿,以及修长的小腿,我挺起摇晃的双乳,拨了拨我长长的秀发,不禁觉得,最性感的长腿美女,舍我其谁!
      但想一想,为了要留住这两件衣服,不能露出太多腹部,否则父亲会不高兴……我只好把A字裙向上提。但因为A字裙实在太短了,只能向上提一两公分,虽然有稍微穿帮,但还不至于太严重。
      接下来我把无肩带一直向下拉到乳头附近,两只吊钟型的的雪白乳房几乎要完全露出了,现在只能靠已经肿挺的两粒乳头撑着不让衣服落下,但即便如此的努力,还是露出了一些腹部……
      我回过身去,发现父亲看着我,眼中喷发着火光,我想露肚装可能把父亲弄得怒火中烧了!我不敢问他有没有看到我换衣服,只能小心翼翼地抖着胸部扭到父亲坐着的矮沙发旁,心里一边担忧刚刚拨弄阴唇的动作被看到……「转两圈给我看看!」
      我小心翼翼地尽量控制胸部的抖动,慢慢转着身体。
      「停!」当我背对着父亲时,父亲突然喊了一声:「这是什幺?」我突然感觉有一只手指触碰我露出在破洞外的那片阴唇!我一紧张,就有点腿软。没想到另一只手指又进来,两只手指就夹着那片阴唇拉了一下!敏感的阴唇被突然的这样刺激,我忍不住身体抖了一下,腿整个软掉就又跌倒!
      在紧张时,还好父亲这次已有警觉心,他很快地用右手直接揽着我的腰拉向他,在慌乱中我早已快滑落的上衣被往下扯,然后掉出来的乳房就好像打到了一个东西!
      我惊魂未定地跌坐在父亲的腿上,无意中看到父亲的眼镜掉在旁边的地板上,我想到自己差点撞坏了父亲的眼镜,心里不禁觉得很惭愧……父亲被我坐着好像没办法动,他指了一下眼镜,然后对着我说:「帮我把眼镜捡起来。」
      我赶紧乖巧的往前弯身去拿眼镜,我弯下身后,右乳房就好像落在一个手掌状的东西里,暖暖的……我慢慢的拿起眼镜时,右乳好像有被稍微捏揉的错觉……
      「还好吗?」父亲一边让我把眼镜戴在他脸上,一边很关心地问我。
      「嗯……还……还好……」因为要克制住乳房发胀的甜美感,所以我没办法很专心的回答……
      可能我说话的样子让父亲有点担忧,父亲向前体贴的抱住我,然后说:「没事了,放轻松。」
      父亲把左手绕过我的腋下,往后按在我裸露的背上,然后亲切的抚摸我细嫩的皮肤……我感觉上半身紧贴在父亲结实的胸口上,裸露着的两只乳房不但被用力挤扁了,而且还随着父亲压揉我身体的方向一直变形……父亲的右手体贴地抚摸我完全露在超短A字裙外的左大腿,好像是要安抚我的情绪……但是因为内裤很薄,A字裙又太短,我感觉屁股只好直接坐在父亲毛毛的大腿上,整个下体都是痒痒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父亲一边温柔地抱着我的上半身,一边好像张合着他的双腿,我感觉到我露出内裤的唇肉,好像不小心黏在父亲的大腿上,随着他腿的摆动,唇肉好像被前后拉动……我觉得下半身好像越来越骚热,胸部也被挤压得越来越肿涨……
      我感觉全身发热,头脑发晕,而且两条腿又要发软……只好勉强颤抖着用爹爹的声音跟父亲说:「我……现在……感觉……好多了~~」父亲一听到我说很好,嘴角马上露出一丝笑容……?他稍微放开我,低下头看了一眼在我腰间挤成一圈的上衣和短裙,才说:「你这两件衣服过关了。」「太棒了……」我开心得亲了父亲的脸颊一下,我就知道只要对严肃的父亲百依百顺,他是一定会消气的!
      父亲缓慢的稍微松开抓紧我的手。因为两条腿还有点没力,我只好用两只手撑着父亲的肩膀,然后在父亲面前……很害羞的慢慢站起来……父亲一边体贴的用手扶着我的大腿,一边好像担忧眼镜又被撞到似的,很专注的盯着我的上半身……等到我好不容易站稳了,父亲才放开手。他摸了摸他腿上ㄧ片唇状的湿痕,然后又把手指放到鼻子前闻了一下……?
      我挺起胸来站好后,才发现原本白嫩的左大腿上面好像都是粉红的指痕,而且下体怪怪的?我伸手往后稍微拨拨裙子,然后手指顺势往下偷偷摸了一下,敏感的阴唇已经整片被拉出来卡在那洞上,让我觉得好娇羞……我弯下腰把高跟鞋脱掉,小心地收好在鞋盒里,然后把A字裙前后拍一拍,稍微拉正。这时忽然想起我不小心已经让两只肿热的大乳房露在外头很久了!我羞涩得赶紧把它们收进上衣,还好父亲只是一直盯着我看,并没有责骂我拖拖拉拉……
      因为阴唇卡在内裤的小洞上,胸部又很肿胀,我觉得整个人晕晕的,只好跟父亲说有点累,需要就寝了。
      「我还没看到那些化妆品!你先把它们整理好放在桌上,然后就去睡,我等一下会进来自己检查。」父亲说。
      「嗯~我知道了~~」我爹爹的回答……
      父亲听了后,嘴角浮起了笑容,才轻快地走出了我的房门。


    警告︰此网站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此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将此区的内容派发、传阅、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该人士出示
    广告邮箱 : polina.yaglina1@gmail.com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