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观看: 哥哥的情人     
  •   我的哥哥有一个情人。他的情人不是别人,就是我。
      「青梅竹马」这个成语大概可以形容我们之间的亲密关係,小时候在同一小学上课,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玩耍。他比我长两岁,高两级。我们住在旧式的公共房屋,环境狭窄,只有两个房间。我和哥哥同住在一个用木板间隔的房间,他睡在双层床的上层,我在下层。我们在同一间小学上学,他读上午校,我读下午校,他每天都来接我放学,和我一起在游乐场玩一会儿才回家。
      他升读中学之后,就和我不同学校了。他开始不喜欢和我常在一起,虽然我老是要跟着他。他升上中三那一年的暑假,去工厂打暑期工,结交了一些工友,工余和他们消遣游玩。
      暑假结束,开课之后,发现他忽然变得情绪低落。我们睡在同一间睡房里,他有什幺事也瞒不过我。我想问他发生什幺事,但他没给我机会。他可能认为我还是小孩子,不会把心事告诉我。不过,那时我已经升读中学了。
      哥哥失魂落魄的样子,引起我的注意, 发现我们的视线常常会相遇,而且将触电一样,马上自觉地转移视线。他暗暗凝望着我的眼神,好像要在我身上打量什幺似的,教我很难为情。他的举止行藏古古怪怪,他到底在打什幺主意呢?
      男孩子的心理真难测。
      有一天放学,他竟然出现在我学校门前,这是我上中学以来的第一遭。我就读的是女子中学,有男孩子在校门接放学,引起了同学们的注意。我要向那些好事的同学解释,那是我的哥哥。
      他说,有重要的话要跟我说,所以特别来找我。煞有介事的。
      我随他去了一处幽静地方,他结结巴巴的对我说:他苦闷透了,想找一个人倾诉心事。想起小时候,我一起玩耍那些日子,心情才好过些。我们从前很多话说,所以来找我。
      没错,从前我什幺事都跟他说,而他也会和我说很多东西,连不会告诉妈妈的也会对我说,知道我会保守秘密。
      于是,他把失恋的故事向我说了一遍。我早就料到了,但他愿意将失恋的事告诉我这小妹妹,我的地位马上抬高了。
      他在工厂里认识了一位女朋友,对她有好感。起初大伙儿去看电影、旅行,后来就单独约会,来往密切。整个暑假我很少见到他,都因为陪女朋友去了。他坦白说,很喜欢这位女孩子。可是,开学不久,她 提出分手。理由是她年龄长几年,和他不登对。他不能接受这个理由,使他受到很大的打击。
      说到这里,竟然在我面前流起泪来。
      我不懂得怎样去安慰他,因为我未谈过恋爱。不过,我想像得到,失恋的滋味一定很难受。我用纸面巾替他擦去眼角的泪水。
      他说︰「你真好,我把心事说了出来,轻鬆好多了。我们以后要像从前的日子一样,常在一起,可以吗?」
      我说︰「可以。」我也希望和他在一起,像小时候。
      我们便一起回家,我开始滔滔不绝的把学校的事告诉他。
      2.情心互许
      第二天,他要送我上学,虽然路不同,他也要送我到学校大门,而且还告诉我,放学后会来接我。
      他果然来了,和我一起走路回家。每日都如是,管接管送。
      我们回家的路,每天都不同,尽选些迂迴曲折的路。背着书包,我们走过远远近近的商场、公园和街道。他暑假赚了点钱,就请我看电影、吃雪糕、打保龄球,还给我买些小玩意儿。他心情开朗多了,失恋的痛苦度过了。老实说,我担忧他克服了失恋之后,就不再理会我。
      我的同学拿我开玩笑,说我拍拖了。
      「哪里是!那个男孩子是我的哥哥。」
      「羞!羞!你和哥哥拍拖。」
      我追打那些拿我开玩笑的同学,可是有一丝甜意在心头。
      有一天,晚饭后,他告诉爸妈要带我去图书馆温习功课, 带我到山边去。
      小时候,我们常来这里捉蝴蝶。
      上山时,月色皎洁,山下灯火灿烂。他指着山下的灯火说︰「星星都落在人间了。」
      我说︰「不是,在天上。」
      他触摸我的手,试探我的反应,然后拖着我的手。他的手心冒着汗,我的心卜卜地跳。小时候,我们常常拉着手也不觉得难为情。但这一晚,他的手一巾我的时候,竟好像触电一样?
      山路没有路灯,黑漆漆一片,山下的车声渐远。我们愈走愈靠近,但没有说话,不知什幺时候,他揽着我的腰。他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一种奇异的感觉瀰漫在我们中间。
      山上,有一块大石,我们坐在那里看夜景。他一手搭着我的肩膊,一手拨弄我给夜风吹散的长髮。山下的景像如梦似幻,我觉得有点泠,偎依在他的怀里,让他的体温温暖着我,我觉得和他本来是这幺亲爱的。他的唇儿在我脸庞寻索了一会儿,轻轻的在我的嘴角停了下来,亲了一亲。一阵热力从那里散发,直透耳背。
      糟糕了,这是什幺意思?为什幺会有这种奇怪的感觉?
      我还未弄清楚是什幺一回事,我们就热吻起来。当时我才十三岁,对爱情有很多幻想和憧憬。我渴望有人爱我,而第一个吻我的男孩子,竟然是我的哥哥。
      我没后悔把我的初吻献给他。我认识的男生不多,在哥哥的同学、邻居和亲友当中,哥哥清秀、非凡、有书卷气,他是我暗暗倾慕的对象。
      通常我会有很多话和他说,如学校发生了什幺事,同学甲怎样、同学乙又怎样。但那一晚我没说话,我的嘴巴给他的吻封住。我闭起眼睛,不敢看他。
      下山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像小时候一起去上学一样。
      回到家里,我们再吻了一回,他才放开我上床去。我总是睡不着,他睡在床的上层,不久就听到他打鼻酐。而我辗转反侧,整个人泡在给他吻着、爱抚着的感觉之中。
      自此之后,是一段形影不离的日子。除了上学,我们都在一块儿。我挽着他的臂弯,他揽着我的腰肢,手拉手都来得自然,我们是兄妹嘛,本来就可以亲密点。在静的地方,或晚上关上灯时、睡觉前,他会拥着我,和我亲吻。
      他向同学借了相机和脚架,和我去郊外旅行,拍了一辑亲密的合照。他挑选其中一张搂着我在他怀里的合照,在背面写着我们的名字、拍摄的地点和日期,还画了两颗心,用一枝箭和一个英文Love字,把两颗心串在一起。我放在皮夹里,珍藏到如今。
      3.初试云雨
      我们不愁见面的机会,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朝夕相处,我们在一起是理所当然的事,没有人会怀疑我们有什幺不寻常的关係,妈对我们亲密的关係也不以为意。有一次,无意中看见我皮夹里那张状态亲暱的合照,她没说话,面露错愕的神色。
      另一次,我们正在床上相拥、接吻,妈 敲门要进来。我和哥哥衣衫不整的相暴露在她眼前。妈妈当场没责备我们,只是说以后不要就把房门锁上。
      事后她给我说些男女的问题,好像什幺男女授受不亲、兄妹之间也有分寸、体统之类的话。我才意识到,我们虽然是真诚纯洁的相爱着,但别人会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我们。但我信任他,从不存着戒心,妈妈那一番话,并没有破坏我和哥哥的感情。我们为了避免她的疑心,藉口上图书馆或参加学校的活动,跑到僻静的地方幽会。我们每天都在一起,但好像还不够。上学的时间,我还是想着他。
      如是者过了几个月。有一个週末,爸妈参加宴会去,我们去看电影,是一出爱情电影,当然有许多露骨的性爱镜头。
      回到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关上房门,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他紧紧的抱着我,深深的吻住我,就像电影里那一对情人一样。他解开我牛仔裤头的钮扣,我的心儿跳得更快,他的手探入我T恤里面想鬆开我的胸围,但怎也解不开扣子。
      终于,我身上的衣服都全给脱掉了,只剩下胸围,但感觉上和全裸一样。
      小时候,一起洗澡不会害羞。近来每天都会和哥哥接吻、让他爱抚,都接受了。可是当光着身子和他赤裸相对时, 不敢正眼看他的身体。这是纯真的失落了,人们在兄妹的关係上划了个範围。我明白了,没有兄妹会如斯亲密的,我们来到这一个地步了,将要进入那一层更深的亲密,但我们是不淮进入的。
      我不敢从这个方向想像下去,只想从前玩家家酒的情景。
      我们有编定的对白︰
      「我扮爸爸,你扮妈妈。」哥说。
      「我烧饭,替你洗衣服。」我说。
      「还要给我带小宝宝。」哥说。
      「爸爸下班,快回家吃饭。」我说。
      现在,我们玩的是爸爸妈妈在睡房里做的事情,这是新的情节。
      他拙手笨脚,弄来弄去也没法脱去我的胸围。我光着身子,给他全身爱抚和亲吻,弄得我春心蕩漾,不能自我。胸围束缚着我,如不解开它,会让我窒息,就自动为他解除身上最后一道防线。乳尖马上给他噙住,而我已不能装模样了。
      他的吻如雨点落在我的乳房,他的手指插进两腿中间的肉缝儿,探出路径。
      然后那东西就插在我里面,把我全面佔领了。
      我下面已给他摸得湿透了,但他的东西又粗又大,插进来的时候,好像要把我撕裂似的,痛得我流出泪水,尖叫了一声。
      哥停止了抽动︰「很痛吗?」
      「没事了,只要你爱我。」
      「我爱你。」说着,在我体内灌注了他的精液。
      「只要你爱我,我愿以身相许。」
      就在这个爱得正浓的时候,爸妈就回来了。我们好像已给捉个正着一样,害怕得不敢动,怕会惹起他们的怀疑。我们来不及穿回衣服,就用被子盖着我们赤裸的身体,屏着气息,直至外面复归平静,才鬆了一口气。
      他安慰我说︰「没事了。」
      我说︰「我很害怕。」
      他说︰「不要怕,我爱你。」
      我说︰「真的吗?」
      他说︰「真的。」
      我说︰「我也爱你。」
      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说「我爱你」。我觉得我们是相爱的。那一晚,和哥哥拥抱着睡在一起,我们从来没有如此的亲近过。我觉得他那东西一直在我的身体里面,没有离开过我。我里面充满了他,我的脑子里满是他。他那东西,一直硬绷绷的抵着我的小腹。
      他睡着了,我独无眠。我仍是很害怕,不知道明天会怎样。当时他十六岁,我十四岁。
      4.落红片片
      
      天还未亮,我就把睡在身旁的哥哥推醒。他半睡半醒,仍光着身子,就爬上床的上层继续睡觉。我收拾昨晚床上的狼藉,床单印上落红片片,这是我失落纯真和纯洁的印记。
      我赶快换过床单,把污秽了的床单拿去洗。惊动了妈妈,看见我在浴间洗床单,就问我:「两天前找才替你换过,又髒了?」我说:「是啊。来早了,不提防弄髒了。」回到床上,蒙中睡着,发了连场噩梦。惊醒了,原来是哥哥跪在我身旁,见我睡着,就在我的嘴上亲了又亲。
      他原想叫醒我上学去,但我睡得不好,就请哥哥去告诉妈妈,今天请假不上学。我怕回到学校去,修女探射灯一样的目光,好像能看穿学生的隐情。
      那一天她传召我去见她,问我是否和男友拍拖。我答︰「他是我哥哥。」她一对探射灯在我面上扫射,并要在我的神色里验证我的供词。
      她说︰「天主会知道。」然后目光盯住我的裙子。
      人长高了两寸,裙子变成又短又小,不合身,把两条大腿暴露出来。
      妈妈上市场买菜,忽然觉得天地之间只有我一个人。抱着枕头无端的哭了一场。
      我容许要把我自己保留着给最爱的人,嫁给他,和他在教堂行婚礼,让他取去我的童贞。
      下体的肿痛,是自己招来的惩罚,活该这样。
      蒙中,梦见和哥哥在教堂里行婚礼。神父说︰「你们兄妹,不能结婚。」但我已经和他有了肉体关係,肚子里已有了他的骨肉,怎幺办?
      
      哥哥下课,马上回家看我。见我双眼浮肿,犹有泪痕。把我拥在怀里,安慰我。轻抚我的脸,抹去我的泪水,把我像抱小孩子一样,靠着床头,横抱着我,不断地和我亲吻,吻去我一脸的惶惑。
      这就是我想要的爱情,就算天塌下来,只要哥哥和我说︰「下面还痛着啊!」我把睡衣和内裤拉下到膝盖之上,要他看看。
      他检查了一回,好像看不出什幺,便说没事吧,听人说第一次会痛。然后继续拥抱着我,手指轻轻的抚 我的耻丘, 不敢巾那个地方。
      吃过晚饭,他说要和我谈谈昨晚的事。把我带我到山上去。在山顶幽静的地方,和我拥抱,狂野地互吻着。他禁制不住少年的冲动,脱掉我的内裤,就幕天席地的做起爱来。
      又是一阵撕裂的痛楚。这是我们相爱的代价,我强忍着阵痛,直至他在我身上支取了他的快乐。
      下山的时候,他的精液倒流出来,内裤给弄髒了,没穿回。一阵阵凉风吹起裙子,透入两腿之间是一片冰冻,镇住了事后的痛楚。
      我们相拥着,走入山下的夜色,这个世界好像只剩下我俩在一起。
      5.怀孕疑云
      我们有了性关係之后,天没有塌下来,雷也没有劈死我们,就这是我们的第二次。
      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每次做爱,他都弄得我下面赤痛肿胀。
      而十四岁的女孩子,没有想过怀了孕怎办。
      月经来迟,使我们担忧了一阵子。幸好,只是来迟了,但我对性事已怀了戒惧之心。其实当时,性事对我来说,感觉不是那幺好。怀孕疑云散去之后,他又对我作性事的要求,我都以会有孩子为理由,把守着最后一关。
      英语有一句成语说︰「那里有决心,那里就有路。」你想做一件事,你会找到办法去做到的。他买来避孕套,让我没有藉口去拒绝他。
      我说︰「但会弄得我很痛。」
      他对︰「我会轻点儿,迁就着。」
      他果然学会温柔,细心迁就。
      不过,不能晚晚到山上去做爱,山上的蚊虫把我的双腿咬得红肿。在房里,又要等家里没有人。但机会一来,他就会和我做爱。和哥哥做过爱,我们的关係又深了一层。我知道他想和我做爱,这是我最大的快感。做完爱之后会内疚吗?
      无论我怎样去向自己的良心解释也好,都知道是做错事的。
      自从我们的关係发展到性爱的层次后,我们多了几分警觉,在家里和亲友面前会保持一定距离,生怕给人看出什幺端倪。他有时带我参加他同学的活动,明显地有意不理会我。在他这个年纪,同学们有的已经拍拖了,有的会带女朋友出来,在那些场合中,他们都会公开地对女朋友表现慇勤和照顾。我不敢希冀会受到同样的待遇,不过,他把我当作空气一样。我跟在他身旁,好像是多余的,甚至是累赘。
      有一两个女同学长得颇为漂亮,又懂打扮,我看得出他对她们藉故亲近。他们多谈几句,我就会呷醋。散局之后,远离了他的同学时,他想要拉我的手、揽我的腰,我偏不让他。他想和我接吻,我就别过头来,躲开他,他才知道我闹脾气了。
      他很有办法。他会给我卖份小礼物、说一些甜言蜜语、带我到海边看夜景、吹吹海风,我又会忘记了那些不高兴的事,我又会重投他的怀抱,死心榻地的做他的小情人,让他在我身上使用性的权利。
      6.旧欢如梦
      他考入了大学了,我们都很高兴。他搬入大学宿舍,开始独立自由的生活。
      起初还以为会给我们幽会的方便,我开始服食避孕药,免了带套的隔膜。可是,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首先,他搬去宿舍之后,妈要他搬出我们的房间。週末回家,妈不让他和我同房,叫他睡在客厅的沙发。她说我们长大了,孤男寡女同睡不方便,他没理由进入我的闰房。于是我们失去了属于自已的小天地,他索性不回家过夜。
      我们想见面就要约定,否则很难找到他。我要老远跑到大学去找他,如果他的室友不在,就会在宿舍里做个爱。我们会在大学附近散散步,有时看电影或听音乐会。渐渐,他的社交活动频密了,初时他会带我去参加同学的活动。他的同学都是名校出身,生活和思想方式和我在公共屋村成长的都不一样。在他的朋友中,我总是个局外人。我的思想和谈吐,显得很幼稚,我想快点入大学,和他们看齐。不过,我 无心向学,全副精神都用来维繫这段情。
      单独见面少了,一见到面就争取时间做爱。性事确实是频密了,感情 倒退了。愈来愈不明白他在想什幺。
      渐渐,他很少回家,很少打电话给我。每次都是我打电话给他,都是我去大学找他。连做爱也好像心不在焉,有性无爱。插进我里面的那部份,好像和他的灵魂脱节了。一见面就上床做爱,见面就是为了做爱。射了精之后,他对我的任务就完成了。
      我屡次发脾气,表示了不满的情绪,但他好像不在乎。
      到底,还是我认轮认命,回去找他。在他的床上脱衣服、张开腿,死心塌地的做他的情妇。
      我觉得他的心渐渐远我而去,我的日子不好过,患得患失,心绪不宁。好不容易捱到暑假,他 参加同学会主办的台湾旅行团。如果他带我去,可以藉此修补关係,但我失望了。
      回来后,我听到风声,他跟一位女同学打得火热。
      他升上大学二年级,搬入单人房。不过,我只去过他的房间一、两次。
      有一次,我很想见他, 没法联络得上,就跑去宿舍找他。他应门,见我来了,神情诧异。他的女朋友在房里,坐在床沿整理头髮衣裙,好像当年我们在房里给妈捉个正着的神情一样。鑒貌辨色,他们正在蜜运之中。
      哥哥给我们介绍:「这是我妹妹,这是我的同学。」不用清楚说明,我已知道她是哥哥的「女朋友」。她是,我才不是,什幺也不是。这是个残酷的事实,我把那股酸溜溜的味道压下去,和他们客套几句就走了。
      回家路上,强忍着泪水,明白自己原来只是个「替身」。他不在乎我了,我应该知道的。他没向我解释,也没有做什幺来讨回我的欢心。没有电话、没有片言只字。啊,他从来没有给我写过信,只有那几张合照、几张卡片,和那些小礼物。
      这就算是分手了?我不甘心,我们相好了那幺多年,连一个交待也欠了。当年他失恋找我安慰他。我失恋了,谁来安慰我?
      大学入学试快到了,我必须收复学业上的失地。可是太迟了,学业荒废了、精神散涣了。考试虽合格,但成绩不足以进入大学,其实我也失去入大学的动机了。结果,找了一份商行的工作,晚上修读秘书课程。
      我比同年的女孩子成熟、世故,很快就得到上司的好感,一年内,升做老闆的秘书,加了薪。想过点独立生活,也方便上班,便和公司的同事合租了一层公寓。 共2条数据 当前:1/2页 首页上一页12下一页尾页


    警告︰此网站只适合十八岁或以上人士观看。此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将此区的内容派发、传阅、出售、出租、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该人士出示
    广告邮箱 : polina.yaglina1@gmail.com丨